領域:【藝能】J○hnnys

配對:Y下xT真

完稿日期:2011/07/02

 

======================================

 

  山下在走廊上遠遠就瞄見剛離開社長室的斗真,心緒恍惚地盯著地板走來,和山下擦肩而過都沒有察覺,斗真居然沒看到自己?他轉身叫住對方。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一跳,斗真的肩膀縮了一下回神,然後轉向山下,眼神沒了剛才的黯淡,但也缺少平時的光芒,兩人無語對視幾秒後,才微笑說:「原來是山下啊,對不起!我在發呆。」細長的手指撓了撓耳後,「社長不是在找你嗎?快進去吧!……山下,加油!」

 

  山下不曉得要加油什麼,是指獨自面對社長嗎?或者待會社長會說什麼可怕的事情?他愣愣地嗯一聲,就看著斗真走遠。

 

  其實也沒什麼事,由於瀧澤前輩和翼前輩出道一陣子了,社長想和新上任的Jr. Leader討論Jr.的方向。可是一想起斗真的怪樣,山下真的很想問社長,斗真到社長室做什麼?但在不知道斗真的狀況前,任意詢問是不禮貌的事,所以最後他沒有開口。

 

  下午到練舞室,斗真很認真地練習新舞步,休息時跟晚輩們嬉戲笑鬧,平常般的態度讓山下覺得早上的古怪只是錯覺吧!眼前的他是如此地亮眼。

 

 

  接下來的半年間,山下感到寂寞孤獨,Four Tops除了他之外都有參與舞台劇,所以和大家相處的機會減少了,加上斗真今年畢業,學校裡沒有他,跟以往幾乎每天膩在一起來相比,無法習慣這種孤獨,老是站在自己右邊的人卻空著位置,山下的心也空了,就算有其他人在身旁,不是生田斗真的話就不行。

 

  而最近的少年俱樂部,山下融不入Four Tops,更像、不,根本就是山下智久和Three Tops的組合,每當到介紹各團的環節時都覺得微妙,私底下向工作人員反映,他們也只是說:「山下君是Jr. Leader啊,難免要有些區分。」但我想待在斗真身邊啊,山下心想。

 

 

  大概是少見面的緣故,錄製少俱時不光是在舞台上,連在排練室裡斗真也常跑去跟風間、Jimmy說話。斗真似乎在躲避自己,一想他又更煩悶了,非得等到風間被山下的視線刺到受不了說:「斗真,山下心情不好嗎?」斗真才蹦蹦跳跳來到躲在角落耍自閉的山下身邊,淘氣地揉捏他的臉頰,卻露出陽光般的笑顏,「智久在鬧脾氣啊?」撒嬌般的可愛語氣問道。

 

  山下知道他完全沒使力氣,纖細的大手很溫柔地按摸自己的臉,癢癢地觸感弄得山下也笑了出來,伸手抓住斗真的頑皮魔爪,「紅了啦!」雙頰的微熱不是假象,還有耳朵。

 

  「咦~可是山下好可愛喔。」山下當然不認同斗真的這句話,一個男人怎麼能用可愛這形容詞,兩人又開始打打鬧鬧,大家按習慣在旁大笑觀看或無奈地撇頭無視,直到正式演出才制止他們。

 

  錄影結束後的休息室,Jr.各個還意猶未盡地討論今天的內容,一邊玩耍一邊拖延回家時間,斗真也不例外,窩在一旁偷望的山下最近有不待在斗真身旁也好的念頭,發育期晚來的斗真,升上高中後身高拉長許多,已經可以和山下平視,圓圓的臉蛋也尖了,只是大食怪的他,用餐的份量和之前一樣並沒有增多,因此只長身高不長肉,加上這兩年聽取事務所的建議,進行了上半身脫毛處理,原本就曬不黑的體質,潔白的皮膚少了體毛的覆蓋,看來越發細嫩,還有修整過的眉毛,使得斗真從真人版哆啦A夢蛻變成美麗的俊秀少年。

 

  斗真又經常在排練途中脫去濕透的上衣,並不是不好,只是現在的斗真令山下覺得色情無比,近乎兩手就能掌握的細腰、白皙又纖長的身體,擺出有意無意的撫媚動作,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晃啊晃,多想圈住斗真不讓他亂跑,當他在玩鬧中抱住小Jr.的那一刻,山下有股惱怒想衝上前把他們分開的激動,不過沒有將想法化成行動,因為這樣子的自己非常奇怪,不是沒有談過戀愛,但對象是同性別又一起成長的生田斗真,他是前輩、是夥伴、是同學,是──重要的相方,此刻山下卻認為這些稱呼都無法滿足,不懂自己究竟還希望對方是自己的誰,所以奇怪的自己還是別太接近斗真。

 

 

  在一切尚未明朗,心情持續處於很奇怪的山下再度被叫進了社長室,被告知為了排球應援將組織一個月的期間限定團體,而他被指派了隊長的職位,還在震驚之餘,馬上有八名Jr.走進來,社長說是團體的成員,除了錦戶亮以外,沒有自己熟悉的人,……沒有斗真。山下慌了,就算只有一個月,內心的不安感卻不停擴大。

 

  隔天有少俱的錄影,看錯時間的山下老早就到達NHK,一進休息室就瞧見斗真正在盯著牆壁上貼的今日流程表,發現山下來到,天生情感豐富的臉部,先是挑眉睜大雙眼表示驚訝後又馬上綻放燦爛的笑容,「山下你今天好早!吃錯藥啦?」

 

  「你才吃錯藥。」山下立即用相同的話反駁,只是轉換成肯定句。

 

  就算早已習慣山下的爭強好勝,斗真為了澄清事情的真相又回:「什麼嘛!我可是準時的乖寶寶耶!今天是因為上次忘了把髒掉的T恤帶回家,才提早來拿的。山下你呢?該不會……記錯時間?」他雙手交叉靠在胸前,一臉絕對錯不了的表情。

 

  面對對方的沉默不回應,斗真知道自己命中答案,哈哈大笑著問為什麼,山下被他一笑又惱羞成怒,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地挖彼此的糗事。幾分鐘過去,終於對自己的行徑感到幼稚的兩人,自然停下嘴巴各做各的事。

 

  因為會有化妝師打理,山下隨意梳理完頭髮,回頭凝望背對自己背歌詞的斗真。如果能跟斗真一直像這樣就好了,不管是以前的B.I.G.或是現在的Four Tops,這樣的想法在腦子裡一浮現,連帶昨天在社長室的記憶也竄出。

 

  必須告訴斗真。山下吞了口水緩緩開口:「斗真,社長組了個期間團體,……我是隊長。」說出的同時,緊張害怕的心情傳染給身體,強烈感受到心臟以瘋狂的速度跳動著,也許下一秒就會爆炸。下一刻聽見自己的話而瞬間僵直的斗真,山下全看收眼裡,他連忙大聲又補上一句,「只有一個月!!」

 

  甜膩撒嬌般的含糊聲音帶著少有強硬堅決口氣,使斗真忍不住笑出聲,放下歌詞轉身直視山下,比平時更加溫柔的微笑、比平時更加溫柔的聲調,「……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回來。」互相凝視的幾秒間,斗真的體貼讓山下好想哭,從入社到現在,只有斗真是一直在一起,不管是演出成功的快樂、解幾顆釦子的爭執、嵐和瀧&翼出道的感動與不甘,往自己右手邊看去,斗真都會在那裡,只是為什麼不安感還是存在?

 

  「斗真,我──」

  「山P、斗真,早。」打斷山下的是走進室內的田中和中丸,而隨著排練時間逼近,越來越多人陸陸續續抵達,本來只有兩個人的休息室,沒多久就變得熱鬧哄哄。山下睨了眼牆上的時鐘,又看向正在長谷川確認流程的斗真。

 

  斗真,我們會一起出道嗎?

 

 

  認生的個性加上內心的不適所帶來的壓力,搞得山下在這段期間急速消瘦,萬分疲累的身心全憑藉不服輸的毅力才有辦法一一完成應援工作。就當度日如年的一個月即將結束前,極力想擺脫的不祥預感卻實現了。

 

  完成今日行程的NEWS再度被社長傳喚,社長的發言不長,但山下從第一句話之後頭腦便陷入一片空白,什麼是『做得很好,你們出道吧!』?那長純、風間,還有斗真呢?一個月的限定是個幌子嗎?……對斗真的約定變成謊言,愚弄了斗真。

 

  一踏出門口,團員難掩興奮的心情而騷動,這些聲音侵入山下耳裡全化作尖銳的箭矢穿刺自己的心,不間斷地提醒事實已定。

  「山P?」回過神來,映入眼簾的亮明明臭著臉卻帶有擔憂的神色,又看見在他身後同為關西Jr.的內博貴,山下知道亮對於期間限定也感到不快,可是他還有內一起作伴。

 

  『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回來。』

  對,斗真還在等他,想要快點見到斗真!山下轉身就跑,不理睬身後詫異的團員們,他記得今天有舞訓課,嚴以待己的斗真通常課程結束後依然會在練舞室待一陣子。

 

  山下氣喘吁吁地到達練舞室門口,裡頭的人不少,只是沒有斗真的身影,急忙又走往隔壁休息室,才終於找到佔據腦袋思考的那個人,斗真一個人坐在裡面對著手機發呆。

 

  「斗真!」

 

  「……你怎麼會在這裡?」對於眼前人突然現身,斗真先是一臉錯愕又馬上站起微笑說出山下一丁點也不想從他嘴裡聽到的話:「山下,恭喜出道。」

 

  無力感像怪獸般瘋狂吞噬著自己,山下不懂為何斗真能夠笑得出來,由結果來看,自己不僅欺騙他、還背叛他,「你……知道了?」

 

  「嗯,剛才有人來通知大家。」斗真看似無所謂的笑顏,將山下最後一道防線毀滅,他怒衝上前緊抓住斗真雙肩,不理會喊痛的對方,「你難道不在乎嗎?!」山下大吼,因為這代表從今以後苦樂與共什麼的都不能一起渡過了。

 

  斗真被山下的嘶吼震住,瞪大眼傻愣地和他對視,顫抖的雙唇似乎想表達意見,反而又被主人抿緊不敢動作。

 

  「斗真!!」生氣也好、哭泣也好,怎樣都不說出口,只是一昧笑著祝賀自己的斗真,山下越顯得氣憤與絕望。

 

  「你們在做什麼!」翼力道不輕地敲了一下門扉以示存在,旁邊站著同樣一臉嚴肅的瀧澤。

 

  「翼君……瀧澤君……」斗真虛弱的聲音令山下清醒,慢慢放開雙手也望向門口的兩人,「PAPA、翼君……

 

   翼握住斗真的手就往外面跑去,離開前不忘對相方留話:「Takki,山下就交給你了!」山下眼睜睜看著他們離去卻無力阻止,他癱坐在椅子上,臉埋進雙手裡。

 

 

  「翼君,我們要去哪裡?」跑出事務所,翼一句『我們去吹風吧!』伸手招了輛計程車,把斗真推進車內便一路寂靜,翼對於斗真的疑惑僅是微笑摸了摸他的頭又繼續沉默。

 

  下車的地方是離事務所有段距離的海邊,初秋的天空要完全暗下還是需要點時間,因此黃昏時還有少許人在沙灘上活動,避免被民眾認出,翼和斗真走在綿長的堤防道路上,此刻的海風少了白天的溼熱,涼爽地輕輕吹撫他們。

 

  走幾步停下,翼轉身對斗真說:「斗真,這裡不是事務所,沒有Jr.、沒有工作人員,你……就別憋著了。」帶上擔憂的柔和神情,翼輕拍了拍斗真的肩膀。

 

  「但有他最喜歡的海。」斗真遠眺著被夕陽反射成金黃色的大海,嘴角不自覺微微勾起。翼盯著他無奈的側臉,微苦的表情卻如此美麗,不禁嘆了口氣。

 

  斗真坐在堤邊吐氣平復心情,緩緩開口:「很早就知道出道的事了哦!社長說為了讓山下有相當的實力,所以不行太靠近山下,要給他自我成長的空間。」當時的話沒有說死,所以斗真懷抱一起出道的決心克制住對山下的態度,但也冷卻不久,還是想一直在一起。半吊子的自己變成了山下的絆腳石,才無法一起出道的吧?

 

  早已有悲悽哭腔的聲音,硬是繼續笑著說:「翼君,我是說真的哦~山下能夠出道真的很替他高興,覺得很驕傲。……哈哈,只是怎麼可能不在乎?怎麼會不在乎?我好不甘心、不甘心……已經無法再站在他身旁了嗎?還想繼續一起唱歌、一起跳舞哦……可是一切都結束了……」斗真摀住雙眼,但氾濫的淚水穿越指縫間流下,不止歇的啜泣聲控訴分離的傷痛。

 

  眺望大海的翼坐在斗真旁邊,手掌平穩地輕拍著斗真的背,「……這不是結束,是新的開始。我知道斗真擁有很棒的舞台魅力,既然時機尚未成熟,那就繼續磨亮它!斗真說過喜歡舞台劇對嗎?那裡可是培養實力的好地方,不妨就從這一步試試看吧!如果還想跟山下有所關聯,那麼再小的機會都不要放棄!一開始難免痛苦,但再長的梅雨季總會等到放晴的時候,何不來期待雨後的絢麗彩虹?……明天過後就是新的戰場了,趁現在用力發洩吧!我今天是和朋友來吹風,可沒看到Idol的生田斗真。」說完立即轉過身背對斗真,安靜地望向遠方,給他思考空間,當過不久背後傳來謝謝兩個字,翼卻鼻頭一酸,一路看著斗真長大,這個後輩的努力不是不清楚,所以才更心疼。翼輕哼曲子緩和自己想哭的情緒。

 

  半顆頭窩在雙臂裡的斗真無法讓眼淚停止,視線呆望著逐漸西沉的太陽。

  ……今天也快結束了。

 

 

  面對翼和斗真走後就悶住自己的山下,他瘦弱過頭的身子讓瀧澤不禁搖頭嘆息,Johnny桑究竟在想些什麼,非得拆散有著絕佳默契的兩人?就是因為熟知山下和斗真互相依賴的情感,當初和翼出道時才秉持著Jr.由山下領軍、斗真輔導山下、風間和長谷川從旁協助的心態栽培他們,這下可好了,怕生認環境的山下率領新團體的路一開始肯定曲折。

 

  「PAPA,是不是我害斗真不能出道?他的努力白費了,我背叛一起出道的約定,該怎麼面對斗真?又該怎麼在沒有斗真的NEWS生存呢?……PAPA,我想退社。」悶著的山下用濕濡的鼻音提出一連串的問題,最後卻補上相反的肯定句。

 

  疼愛的後輩道出驚人的發言,一向給人好好先生印象的瀧澤怒火竄升,「山下智久抬起頭來!」聽似溫和的語氣藏有一絲的冷漠,可是陷入低迷氛圍的山下沒有餘力發現,聽見所尊敬的前輩的話語,他本能地抬起頭,眼神卻毫無恢復的跡象。

 

  這一刻瀧澤才看清楚山下的容貌,嚴重凹陷的雙頰,原本水靈的眼眸也混濁無神,哪還看得出是Johnnys第一美少年?畢竟是一手帶大的後輩,再如何氣憤難耐也全被這種景象給熄滅,不過就算再心疼也不能再放縱,「山下你對得起斗真嗎?他努力想達成的夢想被你一句退社輕易否定掉,無法出道的他算什麼?」瀧澤不給山下辯駁的機會,往下繼續說:「出道是事務所肯定的開始,也是責任的來源,因為你們背負著沒有被選上出道成員Jr.的痛苦與傷心,好好完成分內的工作吧!如果你還把斗真他們當作朋友的話。」

 

  山下明白瀧澤的意思,經歷過嵐和瀧&翼出道而造成的Jr.退社潮,那時候就看著幾位高實力、高人氣的Jr.前輩等不到機會而毅然決然退出,到底年幼的Jr.機會比較多,何不趁年輕重新規劃未來?山下就是害怕斗真成為其一,「PAPA,斗真會退社嗎?」就算無法在同個團體,從事相同工作還是能有在一起的妄想吧。

 

  「……我不能保證。」瞧見山下濕潤的眼眶,瀧澤摸摸他的頭以示安慰,「但斗真沒有考大學,這代表現在的他沒有其他後路,當然還是得看本人的意思。」

 

  山下點點頭,安定心靈的嗓音和溫柔的大手,漸漸釋放他堆積已久的壓力,晶瑩剔透的淚珠一顆一顆無聲落至地面,「我會努力變強的。」

 

  「我相信你。當前沒有能力是既定事實,那麼就從下一刻起好好鍛鍊自己吧!強大到沒有人可以威脅你、強大到能夠保護好重要的東西。」頭上的觸感消失,山下視線轉向瀧澤,前輩俊美的五官顯露疼惜又無奈的複雜情感,好看的唇形兩邊微微彎起,「大家都太寵山P了,你也該從PAPA的兒子畢業了。」

 

  猛然覺得又想掉淚的山下,用力擦拭臉上的水漬,剛才的落魄模樣已經消逝,「嗯!PA、不!瀧澤君,謝謝你。」發自內心感謝這位帶領他成長的前輩。

 

  兩人相視一笑,突然間瀧澤的手機鈴響,他走到牆邊接起。不長的內容裡,山下聽到『我去接你們』的關鍵句,急忙走到剛掛掉電話的瀧澤面前問:「是翼君和斗真吧?我也要一起去。」完全恢復強勢的態度了,瀧澤吃驚一秒便說:「走吧。」

 

 

  山下一關車門就拔腿奔往在不遠處坐靠著的兩人,斗真依偎在翼的肩膀睡得很熟,白皙的臉蛋使得哭過而泛紅的痕跡更加突顯,心頭像被狠捏般地絞痛,他情不自禁摸上斗真的臉。

 

  「山下你──」翼沒料到山下會出現,要出嘴的大道理在看到山下疼惜地凝視斗真的眼神而消失無蹤,「斗真只是睡著了,但我一個人搬不動他。」翼的語氣很輕,怕吵醒斗真。

 

  「我來──」

  「山P你哪來的力氣搬他?」一身皮包骨是打算壓死自己嗎?瀧澤拉開山下,輕鬆抱起斗真纖細的軀體往回走,「你先回後座幫我接住斗真吧。」沒有漏看山下挫敗的臉色。

 

  因為隨身行李還放在休息室,打算送他們回家的瀧澤先駛回事務所。途中,山下把斗真的頭小心謹慎地移放置大腿上,讓他躺得舒服點,一手溫柔地梳起他的頭髮,另一手握住他胸前的手,假裝沒事地望向窗外風景,車內一片寂靜。

 

  「我跟Takki去拿就好,你在車上照顧斗真。」瀧澤和翼離開後,山下才敢注視躺在自己腿上昏睡的少年,斗真瘦了……。帶著憐惜的手指從額頭輕輕撫下、修細的眉毛、稍微浮腫的眼皮、淡薄的黑眼圈、哭紅的鼻頭和乾澀的薄唇,指腹沿著唇形來回描繪,隨後山下俯身親吻,單純地碰觸,「……斗真,我喜歡你。」顫動的甜膩嗓音一遍又一遍,溫熱液體滴落斗真的眼尾又流下,訴說著這份才開始就沒有結果的戀情。

 

 

  儘管許下變強的承諾,過程卻沒不像用說得輕鬆,也知道剛初頭的辛苦,然而高層的期許、不熟環境下領導NEWS的壓力、大學考試的逼近、Four TopsFans的難過加上面對風間、長純、斗真的尷尬,所有一切壓得山下喘不過氣,光靠信念支撐果然不夠嗎?在知道下期少俱內容後,內心才感到輕鬆不少。

 

  即使是最後一次以Four Tops身份出席少俱單元,山下還是很開心和夥伴站在一塊,而斗真下意識移動到他的右側,他覺得驚喜又哀傷,原來我們都沒有變,變的是環境。在斗真和Jimmy打招呼時撥弄到自己頭髮,眼神交錯的一秒內,發現他清澈的雙眸印著自己身影的那瞬間起,排山倒海地思緒讓山下全部都懂了,那眼神如此熟悉,因為自己一直也是這般看著他。最後在斗真對應援自己的家族彎身鞠躬時,山下的心正式碎裂。

 

  離開NHK後山下獨自漫無目的地胡亂走逛,還不想回家的山下來到大親友家門口按下門鈴,打開門的赤西媽媽親切地招呼他進來,赤西聽到聲響走來查看,對山下這時間的拜訪感到意外,畢竟幾小時前還在一起工作,雖然老是被大夥們說笨,還是能看得出不對勁,隨便打發媽媽後抓著他回房,赤西一屁股盤坐到床上,「山P你怎麼了?……等等,該不會失戀了吧?」唯一的可能性,但最近也沒看到他有跟女生走在一起。

 

  山下默默地屈膝坐在靠床的地板,轉頭盯了親友一眼又轉回來嘆了口氣,「嗯,我失戀了。」沒有發現赤西訝異的怪表情,緩緩將臉掩埋進胳膊裡。

 

  失去和斗真戀愛的資格,如今才發覺是兩情相悅能怎麼辦?根本沒有能力保護他,在一起也只是增添彼此的痛苦,光只有喜歡是不夠的,窩囊的自己弄丟了最重要的寶物……。還是想懷有希望,但打破諾言的自己要拿什麼資格拜託斗真等待?如果能再一次、一次就好,絕對不會放開了,用盡力氣緊緊守護這份感情。

 

  「真的……好喜歡……」我喜歡你。

  山下用力圍住自己,薄弱的抽噎聲不斷溢出,床上的赤西彎下腰靜靜地撫拍他的背。

 

 

  斗真,我喜歡你。

  還有……

  對不起。

 

 

 

======================================

從ゴメンネ ジュリエット、Love SongTime這三首歌發想的文

2003年的山斗

標題緣由是因為三首中,最喜歡ゴメンネ ジュリエット的旋律而已X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廢渣文庫

仔夏ki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