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域:【藝能】FLΑΜΣ

配對:Y典xH登

完稿日期:2004/01/29

備註:H有

 

====================================== 

 

  凌晨一點三十七分。


  皎潔的月光透過玻璃窗照射進,不用開燈,也可以看得很清楚。

  簡單擺設使室內看來整齊舒服,此時春潮卻充滿。

  十指緊扣、胴體密合,

  強烈擺動勾起不斷欲望的呻吟與喘息。


  釋放慾望之後,沾上汗水和精液而黏濕的軀體仍擁著。

  細長手指在懷中人纖細光滑的脊背輕緩劃過。因背後突如其來的觸感,敏感的身體不自主微顫、呻吟也發出。男人滿意地在他髮際留下獎賞的親吻。

  「別用我…。」對男人頑皮的挑逗,令人害羞,生氣抗議這舉動。

  「不要!」男人似撒嬌地抱緊他,金與棕髮色交錯的頭顱鑽進他的頸間。

  「走開啦,你!」黏濕的身體導致的不舒服感,加上男人的貼近,雙重增倍。手推開男人,但是使力空間不夠,所以毫無作用。

  不悅,男人用力抱緊,額頭和他的相頂,與他對看:「還有體力?」

  「你說呢?」對於男人的易怒,他很想雙手擺高搖頭,而不是在這大眼瞪大眼!無奈的是目前太累,只能乖乖讓男人死擁著,不然他也會用頭撞過去。

  男人輕笑,捆住他的大手來到幾許髮絲稍佈的臉頰旁,唇掠獲眼前人的。

  毫無預警被侵略,呼息微啟的嘴也一同奪去,吻變得激烈。

  就要喘不過氣,男人主動離開已紅潤的嘴唇,左手壓倒他側身的細肩,膝蓋著於大腿兩側、直立上身地居高看著下面的人兒,弱光落在男人裸身上添了不少魅惑︰「…再來一次?」壓抑情慾的性感嗓音。

  輕蹙眉,「…右典,明天還有工作。」熱情視線盯著自己,讓他感到不自在,右手抓起棄置一旁薄被遮掩自己赤裸的軀體,頭也微側避開:「而且…我很痛。」

  瞧見他臉頰泛紅,右典忍不住笑了。通告連續近兩週,戲組攝影又不常一起、平時也都在休息,真的太久沒“相親相愛”了…,才會“縱慾”過度。

  「笑什麼!?等我好了,我一定要揍扁你!!」害自己落得這種地步的罪魁禍首正在大笑,他狠狠瞪向右典,漲紅的容貌升起怒氣。

  「好、好,我不笑。」收起大笑,右典撥開他過長的瀏海,俯下身親吻他的額頭。

  「我要洗澡,抱我去。」一段時間沒做,下面…呃…很痛,雖然前戲和潤滑已經比之前做的還久…還是很痛!明天的練舞呀…得請假了。

  怕會再弄痛他,右典動作溫柔的抱起,大步走往浴室:「小央,…我還是想再來一次。」腳推開浴室拉門。

  「靠!你不要等一下對我動手動腳的!」一驚,央登都僵直了。

  「……。」似乎是被說中,右典沒再說下去。

  「你!?不會真…-」

  央登要說的話,被右典又用腳推上的門向外隔住。


  接下來,只聽的見流水聲和微弱的呻吟聲。

 

-END-

創作者介紹

廢渣文庫

仔夏ki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