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域:【動漫】網球王子

配對:忍足x慈郎→跡部

完稿日期:2005/06/12

 

======================================


  離球場有段距離的草地上有個人躺在那,忍足嘆了口氣,果然是在那裡呀…。他以不驚擾對方的腳步邁近,在兩步之差處停下,「慈郎,你怎麼躺在這裡?」

  聽見來聲,慈郎受驚嚇的坐起身看向後方,「原來是忍足呀…嚇我一大跳呢。」安心的笑了笑,慈郎拍了拍胸口,心跳還撲通撲通的快速跳著。

  慈郎不同往常的反應,果然是因為“他”嗎?

  「抱歉,嚇到你了。」忍足輕輕一笑,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緒。

  平常的慈郎不管何時、何地,幾乎都是處於昏睡狀態,想叫醒他?請先把自個的耐心培養好,不然下一刻你已經在保健室躺冰枕了。像現在這種一叫就起來,是百年、不!千年難得一遇的狀況。

  「…怎麼不回球場呢?還有比賽呢。」走到慈郎身旁,順著他的視線瞧,遠方球場裡一來一往的比賽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我的比賽沒了呀。」

  是的,單打二已經結束了,現在場內是單打一的對決。

  今日是冰帝與六角中的練習賽,目前比數是二:二,最後一場單打-將決定勝負。因為六角中是個強敵,冰帝派上的全是正式選手,單打一的寶座不外乎是有女王之稱的跡部了。
 
  忍足沒有接話,他只是坐在慈郎旁,安靜地望著遠處的球場。
 
  「ねぇ…為什麼…這裡好痛?」胸前的襯衫被抓起皺摺,看似平靜的小臉蹙起眉頭,看來非常的痛苦…還帶著…悲傷。「…看到跡部和他…一起…就好痛、好痛…」緊閉的雙眸溢出淚水。
 
  見到跡部和佐伯在一起啊…。忍族自嘲般地笑了笑,「慈郎…我也是哦,好痛吶。」
 
  張開藏著金黃色的大眼,慈郎坐起身子,看著忍足似乎落寞的背影,他不懂,「忍足也是嗎…?」
 
  「嗯,好痛呢。」因為在意你。
 
  慈郎接近他的背後,被瀏海覆蓋的額頭依上肩,不明原因地想哭,「ねぇ…慈郎不痛了…忍足也不痛哦…不痛、不痛……」哽咽的聲調發出安慰,令人心疼。
 
  不語。
 
  無聲的淚水沾濕肩頭,透過身體,感覺到慈郎的抖動,抬頭望向青空,…夏天要結束了嗎?忍足閉眼。
 
 
嗶---

六:四,冰帝獲勝!
 
 
 
  反手將慈郎拉到身前,讓他躺在自己懷裡,慈郎驚呼一聲,他嚇到了。他不知道忍足要做什麼,害怕,所以闔上眼睛。
 
  大手撫上他那白皙的臉頰,這動作使慈郎的眼瞼微顫,忍足溫柔吻去還殘留在眼眶周圍的淚,這動作太溫柔,令慈郎的眼淚再度決堤,他環上忍足的頸,「嗚…」

  懷抱的手臂擁得更近,結果哭的更厲害了呀…真失策呀…。

  「…慈郎……回去吧。」

 

-END-

創作者介紹

廢渣文庫

仔夏ki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